最近

  又是個雜亂無章的主題


  打完菁英盃知道自己的不足

  知道狀況沒有我想像得那麼單純簡單

  知道看似平靜的海面其實波濤洶湧


  得過且過吧...


  應該會回去帶南山的學弟妹了


---


  爭鳴盃

  那年哭紅了眼的學弟

  已經是在能在場上拿三張一(但是還是輸比賽)的辯士


  南山傷腦筋的一點

  是辯士的壽命很短

  大概一兩個盃

  每個人都說不確定

  會留下來只能說是意外的驚喜

  阻力太大心太少

  所以我

  決定改變帶的方法


  練習賽還是要打

  說法還是要練

  但是我會寫稿

  什麼稿子都寫

  高中的比賽其實沒有太多意外

  碰到意外也不是說沒辦法應付

  因為我們意外留下來的驚喜也是有兩把刷子的


  菁英盃又寫了好多稿子

  仍然不知道有沒有用...

  也罷


  再試試看吧




  比這個更要緊的事還有很多...

EFS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