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科學 心得報告

微生物的應用

















班級:普一忠   
姓名:張乃剛   
座號:四四號   





課文內容:

  自古以來,微生物即被人類廣泛利用,加上現代生物科技快速發展,致使微生物更有效的被利用於醫學、工業、農業及食品工業上。許多種微生物會引起人類的疾病,但對抗這些病原體的藥物也有由微生物所產生,如最早被利用的抗生素--青黴素,在1928年英國為生物學家佛萊明(A.Fleming)發現其是由青黴菌所產生的。目前常使用的抗生素,多數也是由土壤中的細菌所提煉出來的,如鏈黴素來自鏈黴菌。醫學上也常利用病原體或其產物製備疫苗來預防疾病,如口服小兒麻痺疫苗,即可用來預防小兒麻痺病。真菌類也有許多種類是具有醫療價值,儒伶隻及冬蟲夏早等。
(高中生命科學上冊 第二章第四節 p.50)

(根瘤菌)
(冬蟲夏草)

相關文獻:

微生物學
  研究微生物的形態、構造、分類、營養、生長、繁殖、新陳代謝、生態、遺傳和變異的學科。微生物學是在19世紀末期,在法國學者巴斯德和德國學者科赫等人工作的基礎上建立起來的。微生物是一類個體體積微小,一般為肉眼所看不到、在顯微鏡下方能夠看到的生物,其主要種類是細菌、放線菌、真菌、病毒、原生動物和單細胞藻類。微生物與發酵工業、自然界物質迴圈及人類和動植物病害的發生關係密切。中國古代勞動人民早就開始利用微生物進行釀酒、發麵、做醬、制醋、生產優酪乳等。微生物學的研究目的是利用及發展有益微生物,控制及改造有害微生物。根據微生物的應用特點,可分為工業微生物學、農業微生物學和醫學微生物學。近年來興起的生物工程也以微生物為主要研究物件。微生物學還出現了許多分支學科,如微生物工程學、微生物化學、分子微生物學、微生物遺傳工程等。
  有些微生物對人類有益,如在發酵工業和汙水處理中的微生物;有些對人類有害,如引起人類、家禽、家畜和作物病害以及使工農業產品和食品等腐敗、變質的微生物。因此微生物學研究對促進工農業生產的發展、對防治傳染病和進行環境保護有著重要的意義。尤其是當前在遺傳工程中,在培育微生物的新品種方面取得了十分重要的成就,微生物這一學科更引起了人們的重視。微生物是生物學的重要實驗材料,因此微生物學對其他生物學科的發展,特別是遺傳學、生物化學和分子生物學的發展起著重要的作用。 (柯嘉康)
(http://www.cnm21.com/dictionary/yycd_150.HTM)


微生物益菌防治法栽植柳丁 果實碩大甜美

  嘉義縣果農廖國欽採用微生物益菌防治法栽植柳丁,所栽植的柳丁果實碩大甜美,並因減少使用農藥而通過農藥殘留檢定,不僅吸引國內果農前往觀摩,連日本電視台也將派員來台採訪。

  綠皮柳丁因富含類黃酮素,被學者認為有抗氧化效果而聲名大噪,但是柳丁農藥殘留問題,也受到消費者關注。在嘉義縣大林鎮栽植柳丁的果農廖國欽,因與中興大學合作採用微生物益菌防治法栽植,並通過農委會的農藥殘留檢定,獲得許多果農前往觀摩學習。

  在大林鎮芎蕉山種植十餘公頃柳丁園的廖國欽,從五年前開始與中興大學植物病理系合作進行微生物益菌栽培試驗,目前使用的微生物益菌有「益生性鏈徽菌S-3」與「納豆活菌」等兩種,防治害蟲的效果非常良好。

  廖國欽表示,柳丁植株使用微生物益菌種植後,只需要在開花結果時,用農藥進行一次「洗株」,清除植株上的介殼蟲、星天牛等害蟲,之後就再也不須噴灑農藥。

  他說,使用「納豆活菌」的柳丁園,可以增加草蛉生態,草蛉是柳丁主要害蟲紅蜘蛛的天敵,因此也可以說是一種生物防治法。

  國立中興大學教授曾德賜指出,目前果農所使用的微生物益菌,都可以代替農藥,不僅可以去除害蟲,連防治柳丁「潰瘍病」也十分有用。

  曾德賜表示,使用微生益菌產生的液體肥,可以強化果樹的枝葉強度,促進果樹生長,因此單株結果量十分可觀,以重量較輕的綠皮柳丁而言,單株平均收成約一百五十台斤到兩百台斤,是一般果樹的兩倍。

  前往參觀的果農,對於廖國欽使用微生物益菌栽培柳丁都表示十分佩服,並對使用微生物益菌栽培的柳丁葉片,長得猶如柚子葉般的肥厚強壯,表示羨慕。由於廖國欽栽植的綠皮柳丁品質佳,外銷日本頗受好評,因此日本電視台近期將派員來台採訪。

(中央社 記者江俊亮嘉義縣十六日電)


心得感想:

  「小兵立大功」或許是最適合微生物的形容了。

  在生活週遭,微生物無所不在。那些用肉眼無法察覺的個體,沒想到能那麼廣泛的應用,要不是讀了這些許資料,我還真不知這些小玩意的能耐。從醫學到工業,從農業到食品,光是要發現就不簡單的微生物,竟比許多龐然大物的有用!

  其實,在我們生活週遭,像微生物的人很多。他們沒有什麼聲音,甚至也沒什麼地位,只默默低頭坐自己的事,或許,那沉默是等待,等待自己上場的時刻。當時機成熟,輪到自己發揮所長時,那些好似微生物的人們便一展長才,跟現實一樣,他們通常比那些平時不知把鋒芒藏好的庸人要來的有用的多。

  「小」是不是比較有用,這點很難下定論,但「小」,是不可忽略的,無庸置疑。微生物有好有壞,不論哪種,造成的影響都不容忽視,也就是因為不能忽視,所以才會被人們格外重視。又,是不是因為不能忽視才得格外重視?維生物的存在、發現,到加以應用,對生命科學重要,對人際關係,或許也多一層啟發。

  「人小志氣高」用來形容微生物似乎也不錯。

  與體積不成正比的重要地位,微生物已悄悄在人類的生活圈上有一席之地。地位看似卑微的他們,為「貴族」工作,促進人類生活福祉。如果有一天,他們有了自我意識;如果有一天,他們不甘心只被利用;如果有一天,他們要求回報;如果有一天,群小反撲,一發不可收拾,那該怎麼辦?以科學的範疇看來,這只適合當老掉牙的科幻題材,屬於不切實際的「如果」,但要是套用在人類社會,那「如果」將不再只是「如果」,而是possible。

  從微生物受益良多的我們,是不是該做點什麼回饋,我沒有意見,人類霸道了太久太久,十年風水輪流轉,天曉得這蠻橫的族群何時會落寞,進而被取代?但對於在社會中的微生物型人們,我們(其實,或許我也屬於那類人)是該好好感謝,何德何能,得以應用、擁有如此龐大的資源?就像古時萬軍之將,萬將之帥,居上位者不知飲水思源,將被居下位者推翻,欲以一擋萬,當憑感心、知心。

  現在的人類,飲水思源乎?




EFS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