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整天 慎豪魂不守舍 想著那不合邏輯的事件

  太弔詭 太神秘 太令人難以置信

  但

  越是弔詭 越是神秘 越是令人難以置信

  越是吸引人


* * * * *


  這天 天空特別明亮 亮得好不尋常

  不是太陽特別大 是天空特別藍 一片雲也沒有

  走出教室 于茵扒在欄杆上

  一隻手遮著日光 咪著眼 看天


  "如果心能像這樣的天空該有多好呀…"

  于茵自言自語 有點無力 有點無助

  四樓的視野不怎麼樣 氣氛莫名其妙地很棒

  餘悸猶存 剛剛的事件

  知道不只自己有這樣的"奇遇"

  稍稍欣慰 是因為 不孤單

  還是因為 慎豪?


  "才不好勒 沒有雲多 天空無聊啊!"

  樵森無聲無息 有點可怕 有點可惡


  "哀唷嚇死我! 你幹麻突然講話啦!"

  于茵身子震了一下 急忙回頭罵


  "我又不是漸進式鈴聲 怎麼不突然說話…"

  樵森走到于茵身旁 雙手稱起 故作輕鬆


  "欸 摔下去我不管喔!"

  知道突然不突然這種似是而非的東西

  吵也吵不贏樵森這種"嘴砲"

  于茵索性換個話題 樵森當然知道


  "要你管~"

  樵森痞痞又帶三分油條 教於茵又好氣又好笑

  拿他沒辦法 乾脆不講話了


  "你怎麼突然不說話…?"

  樵森看于茵沒了聲音 有點失望


  "幹麻要有聲音 靜靜地看著天不是很好嗎!"


  "嗯… 也對…"


* * * * *


  有的時候 不說話也能傳達很多事

  比說話還要多

  此時無聲勝有聲 一切盡在不言中

  寧靜足以致遠


  尤是如此 對情人而言


* * * * *


  "李慎豪 你的準馬子友快被別人追走嚕~"

  可露嘴角上揚 逮到機會調侃無辜的慎豪


  "亂講話… 甚麼叫準馬子…"

  口氣微慍 慎豪最受不了這樣的名詞

  甚麼"帶把不帶把" "馬子"

  阿里阿匝一堆不三不四沒禮貌的稱呼

  慎豪聽到就有火

  不過 心還是揪了一下…


  "哀呀~ 看你們上課聊地那~~~麼起勁…"

  可露語氣誇張 擠眉弄眼地唱戲似的


  "唷! 你那麼注意我們家慎豪有何居心呀?"

  紹望有意幫忙…


  "他們倆就坐我前面 想不看到都難"

  反應不慢 先守後功

  "而且又不甘你的事!"


  但似乎不是對手…


  "豪 你這次段考第幾名呀?"

  成傲輕蔑地笑了一下 故意發問


  "老樣子呀 怎麼了?"

  慎豪沒反應過來 老實回答


  "喔~"

  成傲眨了眨眼 不懷好意地微笑


  可露早就不見了蹤影


  "有的人就是自不量力 想玩 OK呀!"

  成傲洋洋得意 對著倉皇離去的背影挑釁


  "哈哈哈! 痛快!"

  慎豪擊掌大笑 高手出招就是不同凡響

  針對弱點痛擊呀…


  "真的不懂 為甚麼有人會那麼在意名次勒…"

  成傲又好氣又好笑 故意丟個他知道答案的問題


  "名次當然重要啊! 那是能力的證明呢!"

  鄭銘鍗呆呆地回答


  "能力的證明? 甚麼能力的證明?"

  成傲冷笑

  "考那種浪費時間的無腦題目 能考出啥實力?

   How and Why Which and What 這是就關鍵"


  "關鍵? 啥關鍵?"

  吳倚延好奇地問


  "前者成者之成因 後者是敗者之敗因"

  成傲文鄒鄒地慢慢答覆


  "成與敗 總只有一線之隔"


* * * * *


  "傲 你覺得于茵怎麼樣?"

  人群散去 慎豪有意無意向成傲單獨提起


  "很笨"

  簡明扼要


  "哀唷不要鬧啦!"

  苦苦哀求


  "不合"

  依然


  "是嗎…"

  沉默沉沒


  撇了撇在教室外的兩人

  有點怪 有點酸

  對心中的感覺 怎麼也說不清

  知人為名 自知為神


  "努力為你改變 卻變不了 預留的伏線

  以為在你身邊 那也算永遠

  彷彿還是昨天 可是昨天 已非常遙遠

  但閉上我雙眼 我還看得見…"

  成傲輕輕亨著 不再理慎豪


* * * * *


  兩人進教室

  十分鐘的下課 一分鐘的交流 九分鐘的沉默

  被一道簡單又經典的旋律結束

  有點好奇 為甚麼不換一換呢?


  放學 一樣的節奏響起


  "欸 今天陪我回家!"

  樵森對在他前面的于茵說 有點緊張


  "為啥 我很忙耶~"

  于茵俏皮地打哈哈 不正面回答


  "你有事 那… 我自己走吧!"

  樵森有點落寞 平時的機伶也不知道那兒去


  "沒事沒事 走吧!"

  拿起書包 頭也不回往外走 不忘跟鄭永章到別

  "老師再見!"


  "這兩個人倒是挺逗趣~"

  成傲不正緊地故意鬧慎豪


  "唉… 或許吧!"

  慎豪揣摩自己的心 好難…


  "欸 如果今天回家又有個怪人來怎麼辦?"

  成傲淡淡地問


  "應該 不會吧…"

  好不容易稍稍忘卻 這一下又歷歷如繪…



-------------------------



  段考完第一篇 有點混 有點無力

  品質有點差

  很大一部份原因

  是筆者因為季節交替的老毛病又犯了…

  鼻子堵塞眼睛紅腫 超難過…

  加上狂玩電腦…

  (得川家康玩出心得來了)

  身體不適

  剛剛才想到來有作文跟周記…

  也罷 新位子很棒

  "找時間"寫寫吧 = =+


  下一篇應該會好一點

  請各為期待吧!

  (有任何意見都要說喔!)

EFS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